消极。

青泠墨,混圈多且杂。

受虐倾向严重/时常深夜发病,如果能接受的话,请多指教。

神出鬼没沉迷啃粮。

天刀偏激粉,有好吃的五毒粮请安利我。……

 

【上】七夕怎么过?

七夕怎么过?


  祁真人不会,且不擅长回应这种无意义的问题。


  行动总归胜过花言巧语。他如是想,挂着佩剑复又擒了一只本与伴侣成双的信鸽,打点妥当方才赴了花海。


  信鸽略显不满地叨啄了他两口,这才戴着足间向外泛着情意的朱红色信筒去寻这位道长的心上人——谷中今日为一睹“乞巧花海”的奇景而来了许多名门正派的客卿,此刻正纷纷朝着花海,结伴而去。


  虽说平日里谷中有些忙乱本是常事,但这人数颇为多了些,饶是谷家姑娘也跪坐于堂中,跟着谷中弟子一齐拾掇空档,用以宴席。


  …...

2019-08-10  | 1  |  #祁谷
 

“从来酿酒的人,”


我也算万种风情,是非良人。


指尖冰凉仍颤动,一路顺桌面敲点着轻抚上他紧阖双眼,打着转盘算如何下刀分离这紧致黏腻骨肉,教世间再无暗夜之王。


见其眉头轻蹙,心间悬称倾斜几寸,在感知他即呼吸吐浊时又蜻蜓点水般退缩,按紧掌中跳动冷血,此刻却也如灼灼星火烫得人心间留烙痕。猩红双瞳迅缩窄似极兽目,望他睡靥走神脑海间幕幕如过马灯,烛光间两双血色对望,桌沿下衣衫凌乱拥吻,跪蹭过久惹得泛红的膝面。喉头轻滚欲言二三但终究也止,起身以颤颤齿尖叩紧嵌唇肉间,拢一怀银白月丝背身拂袖恼忍离去。


最先动情的人,剥去利刃,沦为人臣。


利益前我可不认,为何要认。...


2019-07-14  | 4 1  |  #政邦
 

嘴 谄媚地 翘 是对谁的症 下的药


古堡内未点灯,德古拉单膝跪地亲吻王位之上方才还以鞋尖轻碾他脸颊的王,仍旧心口不一,慎言如枪口玫瑰。他在赌情谊偏爱利益局,他知暗夜之王无论如何都有法子窥破他的心机。

互利关系,永生与除去范海辛,很值也很恰当。


——烛火昏暗间的拥吻,切记莫沦陷。


2019-07-13  | 4  |  #政邦
 

我秒速🉑,前额抵前额猛戳我点

转载自:

 

两字旗前竟静谧地出奇,唯有肆意掠夺的狂风在夹着风雪呼啸,而在阵诸君皆知天气也不再等了——它们侵袭着,如同迎接它们新的首领。

风雪心地好,到了时机愿助我送他们一程,那天下人还在等甚么?

在等孤。


但夺目人非我,是爱卿。


两军方阵厮杀如刀戟交融,血肉间锋刃也融尽成一体。我替那将军执着亮银长枪,眼前犹见阵尾狼烟滚腾,但未曾所动。——他在箭羽丛中吗?

他在阵中央。此刻虽身为君王,也要压三分锐气——那雷云乌色也硬生生教长枪辟开,为他国士无双四字腾了三分日光,他是大将。

城外呼啸狂风掠过汉字旗,套牢了一汪将士热血。


哈、胜仗,但罪压帝王该致如何?汉高祖改了口,倾吐一句,“...

2019-05-15  | 9 2  |  #信邦
 

后来也有人提及他,总归是那声至如信者,国士无双。

我非其一。

军阵中厮杀声大起,恍惚错乱中我也见他眉间一抹血,凌乱发丝略粘黏其上,如鹤顶红艳丽。身侧箭羽扰了错愕,他惊呼救驾,杀出万军围,一手捞我下马带至他怀中。

迎着烈阳瞧不真切,故我未知有人惊后噙笑瞥我,惊鸿一眼,匆匆却太长久——那时大将军笑得璨璨。

长乐宫前朝城外汉字旗一拜,韩卿明知,笑得却也璨璨。

但后来人中,惟君王喜悲夹杂。

2019-05-10  | 26 1  |  #信邦
 

我喜欢温宁,他真好,我吃爆……

年一:

【存档】温宁专区!

 

剑红。(伪)

德古拉略顿首,侧目转腕,剑指张良。他猩红眼里浓郁血色甚要流淌出来,嗓间低颤似小河隔石,站在另侧的特使听着心痒得很,几欲刺向前去。

“上次我与教廷一战…”德古拉阖眸且拉长尾音,“韩信折损了多少人手?”

张良错愕间弃书抬首,直直盯着他道:“…几百。”
德古拉笑得意味深沉,缓缓接道:

“诶不可以这样子讲哦这是脏……”
教廷特使:甘霖娘。

 

「毒真GL」月圆。


       中秋是江湖血色浓时,浓墨重彩夹缝中的好时节。

       风携纸鸢掠过夜空,繁星点点缀成银河。——啐,杭州城外那片草地上原是应允了安生平躺着歇息看圆月的人偷摸不见了。青澄鹭只当叶拾开玩笑话,揭过目前丝绸,自顾自地捻了几转指间黏黏糊糊的冰糖葫芦棍儿,这才慢悠悠寻摸身遭,要探那袭熟悉朱紫。烛笼燃末了,青澄鹭着实是抓不着那人衣角,才站起身来,含着叶拾喂过的那稀奇细制的糖块,半恼火半调侃似地嘀咕甚么。

     ...

 

nickel拟科:

#自制游戏# 手机游戏《1982》(安卓/ios)发布
【一发介绍就被屏蔽,所以大家去微博看吧……链接:http://overseas.weico.cc/share/7784778.html?weibo_id=4160353610537645】
“万物从无到有,道德,正义,概莫能外。”
“我问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你觉得世界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所有不安于现状的人都想知道答案,所有人都想知道乌托邦该怎么建立——而任何宣称自己答案人,如果他相信自己的解决方法,他就是极蠢。如果他自己都不相信,他就是极恶。

“我知道你爱我,但你知道我所感到的恐惧吗?”

自制文字...

 

© 消极。 | Powered by LOFTER